• 本月热门标签:
  • 教育

当前位置: 黄山滚动新闻 > 教育 >

AI教育普惠样本:作业帮和那扇被打开的窗

2019-07-18 19:01 - 查看:
出北京,一路北行约两百公里,便到了张家口市赤城县龙观镇盘龙村。65岁的章德芳老人就住在这个村子里。 儿子儿媳不在身边,老人独自一人拉扯孙女11年。他开了一个小卖部维持生

  出北京,一路北行约两百公里,便到了张家口市赤城县龙观镇盘龙村。65岁的章德芳老人就住在这个村子里。

  儿子儿媳不在身边,老人独自一人拉扯孙女11年。他开了一个小卖部维持生活。

  盘龙村是典型的中国北方农村,村委会办公室在一个院子里,村里还有几个小卖部,白墙上漆着不规整的三个字“小卖部”,章德芳老人和他的这几个同行是村民日常柴米油盐的来源。

  今年5月底的一天,我跟随一个扶贫队到乡村走访时来到了盘龙村。几个老人坐在一处墙根下晒太阳,等候附近的小学放学,一些年轻些的妇女领着孩子,在水泥铺成的一片小广场上玩全民健身器材。一切看上去都干净、整洁,相当一部分砖房的屋顶上安装着太阳能。

  在国内,这样的对口扶贫活动还有很多。随着持续多年的新农村建设,相当一部分中国乡村已经摆脱了传统意义上的脏乱臭模样,只剩下落后和闭塞,需要靠进一步发展带动。

  章德芳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对他来说,每天打理自家简陋的小卖部,等待孙女章诗婷上学放学,是生活的全部意义。这个陈设简陋、商品种类单一的小店货架上面的墙壁上,摆满了孙女上学以来得到的奖状——基本上都是班里或年级前几名。

  11年时间,200公里之外的北京,日新月异。从奥运会到APEC,市政府东迁通州,副中心启用,大兴新机场即将通航。

  盘龙村也在悄然变化,村中的几条主要道路由土路变成了柏油路,土墙逐渐换成了砖墙。除了这些肉眼可见的变化,在章德芳老人看来,盘龙村和11年前区别不大。

  放至赤城县观察,这个张家口面积最大县共有28万人,是革命老区,地处北京周边,没有高速公路,基建落后,是国家重点扶持贫困县。新闻报道,多年前,赤城县农村义务教育经费紧缺,长期拖欠工资致教师大量出走,一些优秀骨干教师去了北京。有一年秋季开学,县一中教师一次就走了三十多位。近年来,随着国家扶贫力度加大,对教育的投入不断攀升,相关经费得到解决,但优质师资依然不足。

  以章诗婷所在的小学为例,由于教师较少,很多班级的学生人数超过70人,老师们无法事无巨细地照顾到每个学生。年轻较轻的老师教学经验不足,年长的老师对互联网等新鲜事物接受度不够,英语学科建设薄弱。在这样的环境里,一个学生想要取得好成绩并不容易,在这样环境和家庭中成长起来的章诗婷取得如此成绩格外难得。章德芳说,孙女有她自己的方法。

  章德芳说,一开始,章诗婷上小学低年级,数学不过是些加减乘除,语文识字造句,老人还能辅导。四年级后他看不懂了,辅导功课让他犯了难,就让孙女用手机查。诗婷渐渐学会用手机学习,遇到难题或开放性思维的题目,就到网上去问,看看思路。一路下来,一直保持着优异的学习成绩。

  那天下午4点,诗婷放学回来,她看上去比同年龄的女孩更瘦,皮肤略黑,一进门就帮爷爷干活,有些害羞和腼腆,见到我们有点不敢说话。慢慢熟悉后,爷爷让她向我们演示下她平时怎么用手机学习,她去里屋拿出一个山寨智能机,开了4G网络,打开一个在线学习的App——“作业帮”。过去几年,她在百度搜题时偶然发现了作业帮,一直用到今天,遇到不会的题就查询解析思路,然后独立完成作业。就这样,虽然不敢向老师和同学请教,但她自己有一个“AI老师”。

  章诗婷喜欢数学,英语相对较弱,每次做作业时,她会先自己思考,遇到不会的再拿出手机,打开作业帮,对着题目一拍。一秒后,作业帮给出解题思路和知识点标注,她先粗略看一遍,做完作业后整体对一遍答案,然后修正。两年来,她就靠着用作业帮当家教的学习方式,将成绩保持在年级前八。

  她告诉我们,身边很多同学都用作业帮等学习类APP进行参考。起初源于一个非常简单的诉求,有些题目不知道正确答案,就算知道也不知道解法,问家长,家长也辅导不了。

  地处“环北京经济带”,赤城大部分年轻人外出到北京及周边打工。孩子们在家跟爷爷、奶奶生活,只能保证有吃有穿,此外基本处于放养,谈不上作业辅导和家庭教育。

  这种情况下,智能手机派上用场。原本这些手机是外出务工的父母用来晚上跟孩子视频,解除相思之苦的,没想到竟然被在线教育APP变成了“AI老师”。

  近些年移动互联网、人工智能、4G技术正将优质教育资源极为便利地输送到更多偏远地区。当前,中国行政村通宽带比率已经超过了96%,宽带网络校校通、优质资源班班通、网络学习空间人人通,已经覆盖了全国 95% 的地区。为低线城市、乡村和偏远地区提供优质学习资源的基础设施已经建设完成。

  越来越多像章诗婷这样的孩子通过手机来辅助学习,一些身处偏远地区的老师通过在线教育平台学习发达地区的老师怎么教课,再讲给自己的学生。在一个或数个APP背后,是有望被AI教育改变的更多命运。

  在章德芳的感受里,手机和互联网给贫困地区打开的窗,不仅仅是上上网那么简单。当一个老人看见原本困顿的问题被一个手机软件瞬间解决,他觉得,孙女的未来是有希望的。

  章诗婷及其同学们使用的作业帮,目前已经是国内最大的在线,这家教育科技公司从拍照搜题入手,陆续开发了一对一答疑,在线款APP,作业帮、作业帮一课、作业帮家长版累计激活用户4亿,月活用户1.2亿。

  几年间,作业帮成为诸多三线及以下城市用户首选学习APP,三线及以下城市的激活用户占到用户总数的73%,目前人均使用时长 TOP10 的省份依次为云南、宁夏、青海、江西、山东、甘肃、安徽、新疆、海南、山西,中西部地区和边远地区省份占 8 席。

  7月9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明确提到,要推进“教育+互联网”发展,免费为农村和边远贫困地区学校提供优质学习资源,加快缩小城乡教育差距。

  文件背后,教育主管部门社会各界已经为“教育扶贫”前行多年。在线教育的加入,则从技术释放生产力的角度,弥合了更多资源的差距。

  5月底的那天下午,我们一行人将离开章德芳老人家,前往下一个目的地。同行的姑娘对章诗婷说,回北京后送她一套作业帮的在线英语课,用手机就可以看,肯定可以帮她学好英语发音。章诗婷偷偷地笑了一下,对那个姐姐说谢谢。